无欢()

到底是喜欢热度还是文字

求文【北西 斯德哥尔摩情人】

 求文,是北西的《斯德哥尔摩情人》

 翻了tag一个小时,没能找回这篇文。时隔几年,找不到太太了,也不知道她是否删文了。

  这篇文真的完美符合我对北西的解读😭我真的哭死,我爱你老师😭😭😭你回来啊,我爱你

  是人格分裂画家北×医生西

  北请西治疗,但是到了晚上北会变成另一个人格,他会把西绑到地下室,那里有一头黑豹,然后让西和豹子贴在一起,他画画()呃呃还会脱衣服(北)一些抽象词:野兽

  有一天晚上,北对西说:“请你驯服我吧(有偏差,大意如此)”然后情节就有点模糊了……

  但是北治好之后,他好像和冰儿订婚了,西离开了这座城市(不确定?)反正be了

  不论我看多少次,我都觉得它就是我心里的朱砂痣和红玫瑰,两人之间的张力,性格都太贴切了,甚至be的结果都那么自然

  求求了,求求来个人告诉我太太去哪了,文去哪了😭我真的要疯了,就像一个人缺了一块似的

  还有人记得这篇文吗?救救孩子吧!已经念念不忘很久了😭太太你别走,你回来看看我呀😭我真的很喜欢你的文😭你别走

草稿上色(。)头要秃了(。)

是要融化的棉

太中「闷」

预警⚠️(圈重点:有任何不适请立即退出!x3)

 第一篇同人文献给太中(你 好 菜)。(算得上给自己的生日贺文了)全文6千+

大概是原作的剧情线,但是两人的相处模式被我魔改(对不起>人<)

 可能剧情有无脑的部分,也可能跟文野的时间线对不上。。。。有错请指正!随时接受批评!

 BGM:闷-王菲.    

补档。


“我不怕沉沦。”

中原中也回到自己的公寓楼下。淡黄色的灯光落在他橘色的发梢上,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柔软了几分。

今晚他喝了不少酒,视线和脑子都有点迷糊了。原本部下还想亲自把他送回公寓,被他谢绝了。

没必要去麻烦别人。能自己做就自己完成。

好不容易才磕磕绊绊地到达家门口,摸索了半天钥匙才打开门。他依照着往常的习惯,一边开始脱衣服,一边走向浴室。

就在他脚步拖沓、毫无防备地穿过客厅时,黑漆漆的沙发上突然冒出一个熟悉的人影,接着响起了幽怨的男低音:“中也,等你好久了,怎么这么晚才回来?”

中原中也听到这声音,被吓得酒都醒了大半。

他定定地看了这条青花鱼几秒,游说自己:喝醉了什么都能看见,幻觉,幻觉。

中原中也反应迅速地冲进浴室,顺手把门锁上了。

他自动屏蔽了外面不满的抱怨声,整个人泡在热气腾腾的水中。蒸腾的白色水雾笼罩了整个浴室,中原中也冰蓝色的眸子里也染上了一层氤氲的水汽。

胸口又开始闷闷地疼了。你妈的太宰治,都叛逃了还回来干什么。

他阖上眼帘,在蒸腾的白色雾气里放松,思绪回到过去。

――――――

刚加入港黑时,两人的关系并不能算得上亲密。

他和太宰治出任务。地点在一个酒店,两人顺利地潜入了指定的房间。就在他们搜查桌上的文件时,外面传来了脚步声。

两人对视一眼,迅速地恢复了桌面的原样,钻进离他们最近的柜子里。

柜子的容积太小了,两个人也只能勉强躲进去。中原中也整个人都窝在了太宰治的怀里。

太近了。在这种密闭狭小的空间里,他们甚至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声。在黑暗中,感官的感觉被放大了无数倍。

好闷。中原中也想。

太宰治呼出的热气撒在他的耳畔,痒痒的,让他想要逃离。但是想到目标还在外面,他也只能一动不动地维持这样的状态。

太宰治用没被绷带裹住的一只鸢色眼睛,透过柜子的缝隙,安静地观察着目标的行动。时间久了,他的注意力便转移到了怀中的人身上。

中也的耳朵已经红得不行了,连脸上也泛着一层淡淡的粉色。

太宰治的眼里露出了一丝笑意。

即使是迟钝的「神明」,也会觉得害羞吗?他愉悦地勾勾嘴角,将下巴搁在了对方肩上,轻轻朝着对方耳边吹气:“中也,你耳朵怎么红了?”

中原中也的耳朵已经红得可以滴血了。他故作凶狠地用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威胁太宰治,“再……再吵我就把你从柜子里扔出去!”

他的冰蓝色的眼里流转着美丽的光芒,摄人心魄。一点也不凶,像只露出乳牙的狗崽。太宰治有些移不开眼了。

啧,小矮子长得真漂亮。

如果现在亵渎神明,会不会因此降罪下来,自己就能自杀成功呢?

太宰治的眼里露出一点捉弄的神色,他将对方的下巴捏住,自己轻巧地吻了上去。

中原中也睁大了冰蓝色的眼睛,没能反应过来。太宰治试探性地伸出舌头慢慢与他交缠,中原中也毫无抵抗地任由他侵入。两个人柔软的唇瓣紧贴在一起,连带着口中淡淡的牙膏气味也交融在一起。

太宰治品尝着来自搭档口中的柔软,越发肆无忌惮起来。他的舌尖轻柔地扫过对方的上颚,如潮水般的快感侵入了大脑皮层,给中原中也一种温柔的错觉,不由自主地微张唇瓣,任由对方品尝得更深。

啊,中也的嘴唇真是出乎意料的柔软。太宰治不由自主地在心中暗叹。

中原中也想起两个人所处的境地,又羞又怒,气息开始急促起来,想要推开太宰治,却被对方吻得软了身子,眼里也开始弥漫起一层淡淡的水雾。

诱人极了。像只贪欢的猫儿。

直到中原中也脑子快要缺氧了,太宰治才放开他,两人的唇瓣间挂着几条淫靡的银丝。中原中也的唇瓣被吻得像玫瑰花瓣一样红肿,脸红得发烫。两人心跳的频率都变得急促,像缠绕在一起的结。

好不容易从失去初吻的事实中反应过来,他气得狠狠咬了一口太宰治的胳膊,“你什么毛病?”

对方疼得咧嘴,气哼哼的狡辩道:“中也是我的狗,主人想对小狗干什么就干什么!”

顿了顿,他随即又露出一个欠揍的笑容,“话说像中也这样的小矮子,怕是连吻都没接过吧?”

他把头凑过去,继续用调笑的语气说道,“这样不听话的小狗,应该好好被主人调教一番才会乖乖地服从命令。”

中原中也恨恨地瞪了他一眼。谁是你的狗啊?死青鯖!

听到柜子外传出的轻微的关门声,他收起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思想,恢复了冷静。太宰治脸上也没什么表情,只是眼里开始多了点令人难以捉摸的神色。

两人轻手轻脚地从柜子里出来,继续搜寻那份文件。他们都很默契地没有再提起那个突如其来的吻。

刹那的,却又带着点热烈和暧昧的意味,令人捉摸不清。

太有迷惑色彩了。

大约半分钟后,他们找到了那份要求的文件。目标也在十分钟内倒在了太宰治的枪口下。

但这一次任务后,有些东西已经悄无声息地开始发酵了。

他们开始走在一起,虽然说不上是挚友,但两人间的关系改善了很多。他们还是会斗嘴,会争吵,但很少再扭打在一起了。

他们会一起熬夜打游戏,一起执行任务,一起吃饭。那段时间,真的是他们关系最缓和的时候了。

森鸥外当然发觉了他们的改变,不过他也没有去追问,毕竟两人关系的缓和有利于提高执行任务的效率。当然他也很好奇就对了。

那段还算宁静的日子里,太宰治搬到了中原中也的公寓里住。理由是他要吃中原中也煮的蟹肉粥。

中原中也:???你大爷的太宰治。我又不是你保姆。

在软硬兼施也无济于事后,中原中也只好放任这条青花鱼入住自己家,并且不得不接受睡着睡着床上就多一个人的事实。(当然该踹下床还是照踹的。

虽然嘴上说着爱煮不煮,不煮饿死你,但每一次中原中也都会妥协地打开煤气做饭。为了照顾太宰治那脆弱的肠胃,他只能亲力亲为地动手做饭。可以说他算得上精湛的厨艺是在太宰治挑剔的口味下磨炼出来的。

太宰治自杀的次数倒是减少了。有一次他跳河时,在水里泡了半个小时才被逐渐暴躁的中原中也捞上来。由于浑身都湿漉漉的,加上被捞起来的时候刮了会儿风,太宰治很不幸地发起烧来。

真想给这青花鱼来两拳。

中原中也简直要吐血了,我的九尾狐奶奶啊,你特么是故意折腾我的吧?

虽然心里的怒气并没消减几分,但是看到太宰治冷得发抖,脸色发红的样子,他还是很不情愿地去给他煮粥。迟早把你这条青鯖给煮了!中原中也一边往粥里加料,一边气呼呼地想。

等他把煮好的粥端给太宰治时,对方哼哼着要自己喂他吃。他当然是拒绝的,但对上了太宰治可怜兮兮的眼神后,到嘴边的话又吞到肚子里去了。

太宰治生病时的眼神的确与往日不一样:往日里,他看中原中也的眼神是戏谑又带着点笑意的;但今天,他露出来的鸢色眸子里却因为发烧而多了层水汽,连带着气势也弱了几分。

太具有迷惑性了。美色误人啊。中原中也一边唾弃自己,一边给病弱的太宰治喂粥。太宰治乖巧地垂下眼帘,懒洋洋地喝着中原中也喂来的热粥,掩饰着眼里异样的神情。

看来偶尔生个病也没什么坏处。太宰治暗想。

等中原中也洗完澡出来时,已经快要凌晨了,当他走向自己的床准备好好休息一下时,再一次发现他亲爱的搭档躺在上面。

他挑眉,内心已经毫无波澜了:“你就不能回自己床上睡吗。。。。。”真是烦人精。

介于太宰治是个病号,他也随他了。躺在床上没多久,中原中也就睡着了。这几天他忙着处理组织派下来的任务,回来后还要照顾落水的太宰治,连日的加班让他眼底都泛着淡淡的青色。

太宰治静静地盯着中原中也毫无防备的睡颜。良久,他小心翼翼地伸手,将对方揽入怀里。中原中也没有醒来,他皱了皱眉,又换了个姿势睡去了。太宰治也合上眼睛,随对方一起沉入梦境。

中也十六岁时,太宰治笑眯眯地递给他一个黑色的盒子。中原中也打开,看了一眼里面的东西,挑眉道,“这还真是符合你的恶趣味呢。”

盒子里静静地躺着一条做工精良的choker。款式很低调简约,的确是中原中也的风格。

他顿了顿,拨开颈后的碎发,露出白皙脆弱的后颈。他用不同于往日稍显傲慢的声音来命令太宰治,“你帮我带上。”

太宰治当然照做了,在他为中原中也扣好choker的那一刻,两人的心境就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了。

连呼吸都被扼制住了。中原中也伸手戳了戳脖子上的choker,心里升腾起一点无奈,却又有点暗喜。

太宰治满意地审视着他细长的脖子,偏白的皮肤在黑色choker的映衬下越发诱人。他凑到中原中也的耳边,用半是戏谑半是认真的语气说道,“中也,既然是我的狗,就应该好好跟着主人,不要走丢了。”换来中原中也的一下肘击。

其实关于太宰治叛逃的事情,中原中也是有预感的。

在他十八岁出差的前几天,太宰治突然变得异常粘他,态度也比平时要认真。在他出差的前一夜,太宰治照旧爬了他的床。中原中也认真地审视了几眼他,发现太宰治有点心不在焉。

他眼神暗了暗,“太宰,我明天就要出差了。”顿了顿,中原中也又强调道,“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,你最好不要又给我惹出什么乱子来。”

太宰治敷衍地嗯了几声,一把搂过他,闭上了眼睛。中原中也挣扎了几下,没能从这个温暖的怀抱里挣脱出来,叹了口气,认命般地闭上了眼睛。

随他了。估计这辈子他都逃不开这个怀抱了。

他的呼吸渐渐平稳,只有蝶翼般的睫毛在轻轻颤动。太宰治睁开眼睛,看着这张近在咫尺、早已烂熟于心的脸,眼里闪过一刹那的坚决。

他轻轻地凑近,像第一次那样吻上中原中也的唇,带着点若有若无的眷恋。

“中也,主人走丢的话,狗狗一定要想办法找回来呀。”

第二天,中原中也起床时,发现身边已经空了。只有枕边留着一张纸条。

上面写着一串莫名其妙的数字:0327153208

得知太宰治叛逃的消息时,他正在回来的路上。听说自己的车被炸了,他的脸黑了大半,但随即又冷静下来。他扯开一个笑容。

为什么还要在乎他的存在呢。明明是他将自己带入这个组织,自己却先叛逃了。混蛋青鯖!

他扯了扯脖子上的choker,还是没能舍得扔掉。

习惯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啊。他开了瓶柏图斯,在心底叹道。

其实,他们后来还是见面了。在他二十岁去酒吧里喝酒时,很不凑巧地遇到了太宰治。他的身边坐着两个长相漂亮的女子,被太宰治的话语逗得哈哈大笑,扑在他的怀里。

太宰治已经长高了不少,脸上的青涩不复存在,过去的黑西装换成了浅咖色的风衣,脸上的绷带也拆下来了。

最重要的是,他的脸上有了和过去不一样的笑。中原中也愣了愣,胸口闷闷地疼。他下意识地扶好帽子,低下头继续喝酒了。

那天晚上,他喝到几乎站不起来了,视线也一片朦胧,最后只记得自己倒在桌上。

在醉倒前,他的最后一个念头是:太宰治,你就是个缠着绷带的青花鱼混蛋!

第二天醒来时,中原中也坐在床上发了半天呆。昨晚倒在吧台的时候,是谁送他回来的?他一把掀开被子,发现身上的衣服已经换过一套了,身上也没有酒精的气味,只有柑橘沐浴露淡淡的香味。

他走到客厅,没有发现任何异样,心里不由得松了口气,但又有点隐隐的失落。

中原中也随意地撇了眼放在角落的花瓶,发现往日里收到新鲜的花全都不见了踪影,换成了几朵含苞的红玫瑰。

这作风一看就知道是某条青花鱼干的。他的手动了动,终究还是没舍得把它们扔进垃圾桶。

他蓝色的眼睛又暗淡下去。

他不会再回来了。像夏天一样热烈而温暖的拥抱,已经没有了。

―――――

唇上传来了熟悉的柔软触感,中原中也猛地睁开眼,看见太宰治放大的脸。

不知何时,锁好的门开了,太宰治整个人钻入浴缸里抱住了他。――虽然还是缠绕着一层层绷带。

他想要推开对方,却被对方吻得晕头转向。他口腔里淡淡的酒味在两人的唇齿间流连。

太宰治的吻技好像越来越好了。中原中也暗暗吐槽道。好不容易结束了这个漫长的吻――这是太宰治叛逃以来,第一次吻他。

水温已经偏低了,他从浴缸里钻出来,围上一条浴巾,又给坐在浴缸里的太宰治太宰治扔过去一条。

等太宰治换好衣服从卫生间里出来时,中原中也已经换好衣服,坐在沙发上抽烟了。

“说吧,这次来有什么目的?是要获取情报,还是要来港黑捣乱?”中原中也的声音懒洋洋的,偏偏又带着点抽烟后的暗哑。性感得要命。“还是……要暗杀我?”

太宰治愣了愣,无奈道,“难道中也认为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侦探社么?”,目光一转,他一字一句,用有史以来最认真的语气说道:“我是来告白的,中也。”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中原中也:“……”茫然。

“???”开什么玩笑???你几岁了开这种玩笑?

中原中也的大脑当机了一小会儿,本来拿在手里的烟掉在了地上。

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带着一种略微嫌弃的语气说道:“这不好笑,太宰。”顿了顿,他继续道,“这一点也不好笑。原来你为了情报可以做到这个地步……”

“我是认真的,中也”太宰治打断了他的话,脸上带着与往时不同的严肃与认真,“从那一次任务起,我就喜欢你了。”

中原中也脸红得发烫,失措的同时,想法乱作一团。“少…少来这套!明明上一次在酒吧里还去勾搭别人,不要脸的绷带青花鱼!”他冰蓝色的眼睛里充满了对太宰治的怀疑。

“啊!中也明明就看到了居然还不理我!!!”

“???太宰治你有病吧?你随便勾搭别人你还要我和你打招呼??”你的脑回路是怎么长的??

“那当然是为了情报啊!!!!”“啊啊,果然是为了情报对吧??!!!”

两人不甘示弱地大眼瞪小眼,僵持了半天,最终还是中原中也先败下阵来。

他几乎是破罐子破摔了:“是,我喜欢你这个缠绷带的青花鱼混蛋!那又怎么样?”他的眼睛开始泛红,“明明带我回组织的是你,自己叛逃丢下我一个人的也是你!”

明明是你带我入世的。

“所以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?我现在根本就不……”太宰治听到这就知道,再不采取行动就要失去眼前人了。他抓起中原中也的手按在胸口上。

中原中也愣住了。

他感受到隐藏在绷带下那颗跳动的心脏一刻不停地敲打着。

太宰治的眼里装满了恳求和希冀,像个渴望得到礼物的孩子。“相信我吧,中也。”

如果换成平时他邀请殉情的小姐,早就对他投送怀抱了。可惜了。对方是中原中也。况且他知道太宰治可以控制心跳,八成又是来整他了。

太宰治当晚就被他扔出了大门,“不要脸的青花鱼!别再来打扰我了!”他毫不留情地甩上了大门。

但在接下来的一周,中原中也的困扰就多得可以填满港黑大楼了。上班时,部下神情微妙地告诉他,在他办公室的窗口外拉了条横幅,上面写着“对不起中也我错了!请嫁给我!”气得中原中也差点用异能把玻璃震碎;下班时,太宰治就会在楼下堵他,“好巧啊中也,不如坐我的车回家吧?”中原中也:呵呵。我谢谢你这混蛋。当他好不容易摆脱了对方的纠缠回到家后,又发现了放在门口新鲜的花束和情书,每天都不会重复。

当他向首领投诉这几天来的遭遇时,却被森欧外笑眯眯地回复,“中也君,我们现在和侦探社处于停战状态,不能和他们发生冲突哟~”他顿了顿,继续说出了更令中原中也哑口无言的话:“再说了,中也君不是喜欢太宰君么,为什么不给他一次机会呢?”

喜欢太宰治?那是过去的他了,现在他可没傻到要相信太宰治的鬼话。他的真心,早就被狗吃了。

这并不妨碍太宰治来骚扰他:“中也,我的心走丢了。”

中原中也:“……”关我屁事。

接着又听见太宰治说,“它被一只小狗偷走了。”

“所以中也为什么不让我试试呢?”太宰治的语气和神情都不似往日那样轻松,而是出乎意料的认真和严肃。

中原中也:“……”他很想打他一拳,却迟迟没有下手。两人都不出声了,太宰治的目光仍旧是轻松的,只是手里沁出的汗水出卖了他的内心。他不怕被拒绝,但是他害怕中原中也的沉默。

良久,中原中也有些疲惫的声音终于响起了,“太宰治,你是认真的吗?”

“你到底喜欢我什么?”

“当然,中也。我对你一直都是认真的。”太宰治一脸无奈,就差没把心剖出来给他看了,“我喜欢中也冰蓝色的眼睛,喜欢中也柑橘色的头发,喜欢中也煮的蟹肉粥,喜欢中也的大小姐脾气……”

“停停停,别说了。”这都什么嘛,不就是图他长得好看,会煮蟹肉粥吗?

太宰治就差没在脸上写着:“我是外貌协会”几个大字了。咳,虽然他也喜欢对方的脸。

他透过那双琥珀色的眼睛,看见他隐藏在阴影深处的真心。

真是败给你了。

“如果你敢玩我,那就等着被我杀了吧。”中原中也瞪了他一眼,向他伸出一只手。

太宰治毫不犹豫地拉住了这只被黑色手套覆盖的、属于港黑干部大人的手,小心翼翼地拉到唇边,落下一个轻轻的吻。

中原中也把头转向一边,不想再看他,“回去了,别再到处鬼混了。”

太宰治唇边溢出一抹得逞的笑容,他分明看见了对方微微泛红的耳尖。

他从后面揽住中原中也,轻轻地凑到对方耳边笑着说了一句话,中原中也的耳朵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。

“中也,你不知道吗,在我们第一次接吻的时候。”

就无处可逃地坠入恋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END.

小剧场:

“话说中也,你还记得我留给你的纸条吗?”“哈?那是什么玩意?”

太宰治:……笨蛋蛞蝓,原来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表白。

后记(别再pb了别再pb了)

终于码完了我也头秃了。。。。从放假前写到现在。。。原本想要作为生日贺文的,发现自己还是写不完……

真的是为爱产粮,双黑是第一个让我写文的CP,希望以后也能一直喜欢下去!

这里附赠一段莎翁的十四行诗「152」

“你知道我对你的爱并不可靠,

但你赌咒爱我,这话更靠不住”这很中原中也→兔崽子

一切随心,能不能。

Feeling like a shockwave without you.

有照片参考。

来迟了!给浅老师的repo@浅初初初 (我好不要脸hhh)

最开始是看浅初那篇《在风里》,被文风吸引的,刚好赶上了出本,超开心!!!

p1封面同柄吧唧美丽得我鸡叫了半天!!它真的太太太太好看了www闪闪发亮

p2是404老师画的封面,它真的是那种,那种很特别的美(啊这)也是布灵布灵的,烫金部分真的好有质感!!

p3p4是明信片和吧唧的合照(直女拍照呜呜呜)

p5的神秘彩插真的好惊喜!!超美丽

(啊啊啊啊啊啊我拍照好菜啊www希望老师不要嫌弃)

本子真的超美丽!我超爱它!!(就是当时钱不够没入手挂件……悲伤)

期待老师接下来的作品和下一个本子!!!!


寻找失踪人口

(T_T)因为实在是太迟钝了没有注意列表灰了所以过了好久才发现不见了……

因为是去年的私信所以只能知道圈名是枯鹤……

然后那个微博的链接也挂掉了……(つд⊂)

我连太太是哪个圈的都不记得了……(被自己蠢哭)

(也许是快新的?还是……我的天我是猪吗)

占tag致歉,有集美知道么😭

白晓哲的冒险 第九章

“好了好了,结束了。”游云涯收起变回匕首的长刀,

“那些蜘蛛人怎么办?”


“先看看他们有没有受伤。”白晓皙说,“一会叫廖凛风回来……小心!”


那个刚被打倒的青蛙怪竟强撑起来,用镰刀砍向游云涯的头。游云涯回头一看,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躲开。镰刀闪着寒光落下,没有砍到游云涯的头,但是在他的后背狠狠地划了一下。随后双双倒地。


“该死的怪物!”初成新抽出剑,直接插在怪物的头上。

白晓皙慌忙冲到游云涯身旁,查看他身上的伤口。伤口很长,在不断流血。现在手边没医疗品,只能看着他躺在这里。


“让我们来吧。”几个蜘蛛人捧着绷带,

“我们可以帮他做一些简单的处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分割线——

最后游云涯整个身体被缠上了绷带。神奇的是,出血速度迅速慢了下来,到后面已经看不见血迹在扩散。

“这是用我们特殊的蛛丝做成的绷带,可以迅速止血。”


游云涯的状况很快好多了,大家也是松了口气。初成新看看游云涯,又看看蜘蛛人:“谢谢你们了,救了我们的队员。”


“该说谢谢的是我们。”一个蜘蛛人苦笑着说,“你们帮我们打败了那些入侵者……”随后,所有蜘蛛人向他们深深鞠了一躬。“虽然家园没了,但是我们活下来了。”

蜘蛛人又望望被那些青蛙怪拆毁的房屋,脸上流过一丝无奈。


“喂,你们是真的忘了我们吗?”

传来的声音是廖凛风的,他扶着那个蜘蛛人回来了,尽管它走路仍旧不太稳。


这些蜘蛛人,也算是团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重返地面——

“嗯?!你们从哪弄来这么多蜘蛛人?!”

冒险者协会中,管理员看到白晓皙一行带回来那么多蜘蛛人,直接从椅子上摔了下来。


“这些是善良的怪物啦,能不能帮帮他们什么的……”廖凛风试探说。

初成新把游云涯扶回了房间,回到大厅继续听他们讲话。


“可以的吧,安排一下住所,这儿空房间很多,而且基本不会有人来。”管理员站起来说。“太谢谢了!”所有蜘蛛人向他鞠了一躬。这下倒弄得管理员有些不好意思。


游云涯趴在床上,呆呆望着床头,叹了口气:“这么重的伤,得休养好一阵了……”

大厅里,管理员带着蜘蛛人去房间,只剩白晓皙,初成新和廖凛风。

“你们那个叫游云涯的,受的伤很重哦,恐怕不能带上他去冒险了。”廖凛风对他俩说,“所以你们打算怎么办?”


两人沉默了一会。“不知道……”白晓皙叹了口气。


“我们先去卖掉魔物素材吧。”初成新直接拉走白晓皙。

初成新拉着白晓皙出了冒险者协会。


“这边有一个管理员推荐的商店……”说着,带白晓皙来到了一小巷,里面开着一间不起眼的店。


“那我去吧。”白晓皙拿出一大袋子魔物素材,这是之前大家一起收集来的。走到店的柜台前,从里面走出了一个穿黑袍的人。


“这里收购魔物素材,把要出手的魔物素材放在桌上。”黑袍人的声音仿佛是从远处传来的,神秘得很。白晓皙把魔物素材放在桌上,并且俯身去看看黑袍人的脸,但只能看到黑色的阴影。

黑袍人用包在袖子里的两只手捧走袋子,随后在桌上放上了两枚金币。白晓皙收好金币,往店里看看,里面挂着些什么东西。“老板,你这里买些什么啊?”

“进来看看吧”老板直接走了进店里,两人也跟着进去了。

店里摆着不少武器,剑,弓,盾……都是普通的样式。


初成新瞄到了一个用黑布铺着的桌子,上面有一把赤红色的弓。初成新不由自主地拿起了它。


“哦?你要买弓吗?”白晓皙看到初成新拿起了弓,凑了过来。“不不不,只是看看。”


“这是赤炎弓。第一次来,便宜卖吧,收你们十铜币。”店老板说,“还可以送你们一桶箭哦~”

       ——分割线——

最后他们还是买下了这把赤炎弓。

“感觉好用吗?”白晓皙问正在拨动弓弦的初成新。“还好。”初成新拨动弓弦发出清脆的声音。


回到冒险者协会,廖凛风正在写什么。他抬头看见了白晓皙,赶紧写完手里的东西递给她。


白晓皙一看,竟然是廖凛风的入队申请!

第九章 完


白晓哲的冒险 第八章

很快大家就发现了声音的来源。那是一只蜘蛛人,正躺在血泊里。它后背长有长而尖锐的东西,应该是它的附肢。

“不知道是不是友好的……小白?”初成新才看了它一眼,白晓皙已经跑了过去,扶它坐了起来。


“你醒醒,出什么事了?”

“是……人类?”它又说了句话,“帮帮忙,救救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分割线——

帮它处理好伤口,大家就在这里等着它醒来。

“它刚才说‘我们’?”游云涯思考着,“还有?……”果然,更深处的地方又传来求救声,伴随着的还有喊杀声……


“难道是怪物建立的村庄?”廖凛风担忧地望着洞穴深处。“那里还有……”蜘蛛人又说话了,“拜托了,帮帮忙……”


游云涯看不下去了,早就拿出长刀:“你们看着这,我先过去。”说完他已经不见了,只留下急促的脚步声。


深处就是蜘蛛人建立的村庄。村庄里到处是尸体和血迹。一只狰狞的绿皮怪物,握这锋利的短刀将一个蜘蛛人堵在角落。


“可算抓到你了……去死吧!”绿皮怪物高高举起刀,眼看就要砍下去了,但一阵快速挥刀的声音后,它马上倒下了,游云涯出现在蜘蛛人面前。

“额,好大只的青蛙。”游云涯擦擦溅到脸上的血。


“你快跑吧,这里还很危险。”游云涯又看看身后,又出现了不少刚才的青蛙怪。蜘蛛人惊恐地看了游云涯一眼,然后跑掉了。

游云涯叹了口气:“一个人来也许是错的,这么多,哪里杀得完……”嘴上这么说,他还是冲了上去。

对面的青蛙怪也跳过来。


路旁的屋顶上出现了一个穿白衣的人——那就是初成新。


他从上面跳下,落到一个青蛙怪身上,直接弄倒了它,并且使得后面几只青蛙怪也摔倒在地。初成新用最快的速度解决掉倒在地上的怪物,但也有部分站了起来与他战斗。


没被初成新拦下的几只怪物继续跳向游云涯。

这时,白晓皙冲到了游云涯前面,吓得他差点摔一跤,“小白!?你是哪跑出来的!?”


“你后面啊。”说完,白晓皙加快速度冲上去,依然有之前的白光包围着。几只青蛙怪又停下来阻挠她,但是很快就被白晓皙解决掉。


游云涯也不甘示弱,解决了剩余的怪物。


初成新刚弄死最后一只,打算休息时,突然出现了一把大镰刀在他身后。

他感到一股不详的气息,迅速向右边跳开,才及时闪开对准他脑门的大镰刀,但还是被吓出一身冷汗。


“有点恐怖……不对,是恐怖至极……”初成新拔剑还击,那只怪物向后一跳,跳出好远来躲开攻击。

游云涯跑过来与初成新会合。


“哎哎,那只大怪物呢?”游云涯握好刀,随时准备干掉那只怪物。

“在哪呢??不见了?”初成新指向那只怪物跳开的地方,它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地上却有影子。

“在上面!”两人后退几步,准备应战。白晓皙不知何时又出现在屋顶。当那个怪物准备落到地上时,她跃过去一斩,那怪物没反应过来,直接被砍出一道深深的伤口。白晓皙踩着那怪物落在地上,没有摔伤。

“人类……果然很厉害。”怪物说了最后一句话,便不再动弹了。

第八章 完


白晓哲的冒险 第七章

“什……什么考验?”白晓皙紧张地咽了口水。


“测试一下队长的实力,不会对建立冒险队产生影响。”管理员打开了一扇门,“来吧,进行测试。”

       ——分割线——

白晓皙又换上了平时那深蓝色的衣服,带上了剑和魔导书。大家一起进到门后,随着楼梯直下去。在下面有着足够的空间,战斗是完全没问题的。


“小白,加油哦。”初成新说。

“小白!加油!”游云涯更为激动的喊,“别输了!”


白晓皙带着队友的鼓励和武器,站上了战斗场。


她看到对面有一个人,拿着两面盾。“你好,白晓皙。我叫廖凛风,是古辰镇冒险者协会的测试员。现在,测试开始!”


白晓皙把魔导书一扔,握紧剑冲了上去。廖凛风没有动。当白晓皙将要砍到她时,廖凛风举起盾挡下攻击,剑与盾碰在一起发出很大声音。“力量不够!”随即用力一推,白晓皙后退了好几步才停下。


“这样有点难办了……”不免看出,游云涯十分着急。初成新开始到现在一直望着那本魔导书,发现它竟飘了起来。初成新不得不有点吃惊:“魔导书?小白从哪拿来的?”


白晓皙又后退了一步,魔导书飘到了她身旁,并翻了开来,书上有着一个闪着白光的图案。白晓皙把手放上去,瞬间,她就又被白光包围住了。


“这是?”廖凛风吃了一惊,此前从未见过这样的事。

“尽管来吧!”廖凛风把两面盾并在一起,等着白晓皙过来进攻。

白晓皙单手握剑,大步冲上前。很明显,速度快了很多。她冲到廖凛风面前,用力砍下。一声巨响,剑在盾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,廖凛风都被逼退了几步。


“力气突然变得这么大?……”众人不禁对白晓皙的一击惊叹。廖凛风的手都直接被震麻,他已经无法接住下一击了。


尽管这样,他还是尽可能的抓紧盾撞上去。白晓皙灵巧地躲开盾击,挥剑打掉盾牌,最后用剑指着廖凛风。

“停!到此为止!”管理员大喊,测试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分割线——

“小白厉害啊!”结束后游云涯一个劲的夸白晓皙,弄得她都不好意思了。

“你被打败了哦,”管理员说,“这下能给这个队伍评个高等级了。”

“随便你了,那是你的事了。”廖凛风望着坏的的盾,“唉,又要买新的盾了……”


“哎,小白。你身上的白光怎么回事啊?”游云涯的问题,引来了其他几人的关注。白晓皙拿出了之前的纸条,给其他人看。


“哦~”众人恍然大悟。这似乎激起了廖凛风的兴趣:“如果是带有不同魔素的会怎样呢?”

魔素,是发动法术时由自身魔力通过一种物品转化成的一种能量,不同的法术就是由它构成的。而且,法术还有不同的属性,例如火,风,水,等。像这样能直接用魔素的能力,而且还能作用到武器上的,根本没听说过。

“那我真幸运~”小白不由得有些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 ——分割线——

大雨停了,趁天色还早,白晓皙想去探索一下这里的洞穴。准备出发时,廖凛风拿着一面比之前更大的盾过来了:“介意带上我吗?”

“多一个人就是多一分力量嘛。”白晓皙这样想着,说:“不介意。”


洞穴里,竟然有不同怪物的尸体。“活的呢?”游云涯纳闷着,一边收集怪物素材。“有点反常啊……”

“救命……”突然传来微弱的求救声。廖凛风最快发现,带着其他人去找声音来源。究竟是什么呢?

第七章 完


白晓哲的冒险 第六章

     第三天早上。

太阳从山坡那边爬上来,正准备跃过山顶。阳光透过树叶,形成密密麻麻的光点散落在地上。

几束阳光洒在白晓皙脸上。

“啊呜……”白晓皙睁开了眼,并打了个哈欠。

她从睡袋里爬出来,看见了游云涯坐在一个隆起的土堆上,静静地看着林中的风景。

只见太阳光照射进树冠里,映的碧绿的树叶闪出金色的光辉。

“小白?”游云涯发现了小白,“这么早吗?”

“你不也是吗~”

    白晓皙往火堆里又加了些树枝,把一些猪肉放上去烤。

“嗯?初成新还没醒吗?”

     游云涯从土堆上跳下来,“叫他吗?”

“哦,我来~”白晓皙把烤肉串递给游云涯,然后跑到附近的小河边。

白晓皙笑嘻嘻地回来了,手上湿漉漉的。接着她把手伸到了初成新睡袋里……“哇!”

初成新瞬间醒来,抓住了白晓皙的手,“小白?这是……”初成新放开白晓皙,摸了一下自己的脸。

“水?小白你好皮啊……” “嘿嘿~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分割线——

三人吃过烤肉,收拾了东西继续上路。

“这附近有小镇叫古辰镇,要去看看吗?”初成新拿着地图说。

当白晓皙还在考虑要不要去时,游云涯已经跑出去好远了:“你们快来啊!已经可以看到小镇了!”

初成新收起地图,看向白晓皙。白晓皙表示也只好去了。“收集一下物资也不错。”

跟上游云涯之后,的确能看见小镇模糊的轮廓。

“好!我们快去吧!”

正好中午,三人到达了小镇。正是这时,天空中聚起了黑色的乌云,一瞬间下起了倾盆大雨。三人马上躲到最近的屋檐下面,但是仍旧成为了落汤鸡。

白晓皙摸摸自己,外套都湿掉了。另外两人的衣服也都滴着水。

“怎么突然就下雨了?”初成新纳闷地拧着衣服的水说。

游云涯回头看看这个屋檐底下的牌子,上面的字清楚地写着“冒险者协会”几个字。“是冒险者协会?”

游云涯推开一旁的门就进去了。

“唉?这样进去不太好吧……”

白晓皙和初成新也只能跟着游云涯进去了。

冒险者协会里十分明亮。前台的人看见这三个人狼狈的样子,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:“你们怎么淋成这样?!”

“这个……”白晓皙略尴尬地笑着,“突然就下雨了……”

管理员拿出了三块毛巾给他们:“先擦擦,然后去楼上的房间洗个澡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分割线——

管理员安排三人去了不同的房间。

白晓皙洗完澡,穿了一身白色的衣服去到协会大厅,看见初成新正在和管理员交谈。白晓皙好奇地凑过去,却被初成新抓住了手,“哦,这位就是队长。”初成新把白晓皙拉到自己前面,弄得她一脸蒙圈。

原来管理员认为他们三人是一个冒险队的,问到队长时,白晓皙就来了。

“为什么是我?”白晓皙有点不敢相信。

初成新解释: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是你带我出来冒险的。”

“那好吧……”自己这么菜,当队长真的好吗。。。

接着初成新把游云涯从房间里拽出来,三人将要正式地组成冒险队了。管理员给白晓皙填一份表格。“额……队名……”

最后白晓皙在填队名的地方停下了,“叫什么好呢?……就叫小白的冒险队吧!”白晓皙实在想不出来别的名字了,草率地填了上去。

几人一脸黑线:“好草率啊!”

管理员接过填好的表格:“好了,接下来就是一项属于队长的测试!”

白晓皙:“还有!?”

第六章 完